見黑糖

 

  

黑糖.jpg

東眼山的領山員    黑糖

 

初識黑糖,在去年秋天。  

我從東歐回來後,無法忘情於山水,工作之餘,就在新店近郊的山裡打轉。一天,好友驅車帶我上復興鄉買茶葉,續走東眼山。這裡階梯層疊,遊客稀少。我們順著自導式步道往上爬,常常停下腳步喝水、喘氣、抹汗。就在走過遊客中心附近的階梯時,看到一隻中型小狗,遠遠的坐在一棵樹下。這隻黑棕色的狗十分特別,牠只安靜的坐著,等著我們走近,既不搖尾也不亂叫。看牠的毛色花白,知其年歲已高。乖巧體人的牠,惹人疼愛,我們將常聽到的狗名全給叫上了:小黑、來富、來旺、Rich、Luky…,可牠全沒反應,只是默默的站起身來往上走。   

走在前面的黑狗,動作緩慢,常常回頭看等我們,如果看到彼此的距離拉得遠,牠會坐在台階上等候,直到我們靠近後,才又起身前行。走了一小段路後我們終才發現,原來牠在引路呢!   

一路上,我們不停的和牠說著話,牠會用眼神、搖尾來回應。看牠走得吃力,我們好生不忍,在抵達第一座涼亭時告訴牠,我們認得路就別再帶了!牠似聽得懂般,望了望我們,低著頭走下山去。誰知,就在我們坐在第二座涼亭稍事休息時,牠再度領著二個遊客上山,在我們再度央求下,牠才緩緩離去。後來,從工作人員口中得知,牠叫「黑糖」,很乖,很安靜,會在山裡領路。可惜我們的零食全放在園區外的車上,無法獎賞牠。   

說也奇怪,這半年來,我常常想起黑糖,想起牠的貼心,想起牠爬坡的吃力模樣。近來因出國在即,回來後又有諸事纏身,前後要忙上幾個月,不知道為什麼,黑糖的身影,不時的浮到眼前,就怕此刻不去探牠,就再也看不到似的。  

昨天早晨,看陽光正好,去看黑糖的意念再起,於是力邀好友二度上山。各自將手邊事情處理妥當會合時,已近下午三點。在便利商店買了幾包餅乾後,立刻開車往山上趕。車子出了三峽轉入台七線時,原本炙熱的陽光遁隱,過沒多久,擋風玻璃上開始有了雨滴。沒想到,抵達復興鄉時,突如其來的暴雨從天而降,四周頓時被迷濛所困,連路標都看不清楚,讓人好不著急。心想:這麼大的雨,怕是入不了山,看不到黑糖了。 

「邊走邊看吧,或許雨等會兒就停了!」好友看穿了我的心事,安慰的說。說也神奇,果真讓她料中了!過了三民村落之後,雨不但停了,甚至在進入東眼山林區後的路面,都是乾的,令人稱奇!為了搶時間,我們決定多花一百元開車入園。停好車,帶上餅乾,一刻不肯耽誤,就直搗行政中心旁的步道,以節省一半的體力和時間。  

我們無心戀景,沿路直喊著黑糖的名字,可是,第二個涼亭都過了,仍不見牠的蹤跡。看看時間已晚,遠處的山巒開始起霧,怕是大雨要往這邊掃來。再加上攻頂的山路坡度較陡,估計黑糖應無體力爬上去,也就決定迴轉山下,繼續尋覓。  

路趕得急,回走到行政中心旁的階梯時,倆人已是氣喘吁吁,大汗淋淋。我們坐在台階上稍作休息、補充水分。就在這個時候,面向行政中心而坐的好友,突然比劃著右手高興的喊著:「妳看!是黑糖!」我不敢置信的順著方向望過去,果然有一隻黑狗,遠遠的站在中心的穿堂上。「是牠嗎?我看不清楚!」唯恐失望,我不安的問著。「是牠!」好友語氣堅定的回答著。  

我們站起身,忘情的拍手高喊著黑糖的名字,黑糖頓了一下,隨即搖搖尾巴,越過圍籬,往山徑而來。果然是黑糖,我們開心極了。看牠一跛一跛的上著樓梯,黑糖真的老了,關節也退化了,爬這些梯階對牠而言,實在太吃力也太辛苦了。二話不說,我們抓起背包,立刻朝牠飛快移去。  

我們嘰嘰喳喳的和黑糖拼命說著話,取出一包全麥餅乾餵給牠吃。黑糖很有禮貌,雖然肚子好餓,但吃相斯文,不曾弄髒我們的手。看牠一片接一片的吃著不肯歇停,也不肯喝水,怕他噎哽,在我們百般相誘下,才勉強喝了幾口。吃完後,牠乖乖的陪我們坐了一會兒,還讓我們拍了照,才起身帶路,來到早已空無一人的遊客中心。  

黑糖等候我們上完洗手間略事整理,並將另一包餅乾,連同註明「這是留給黑糖吃的」字條,一起放在遊客中心穿堂的桌上後,才順著旁邊的樓梯,顛跛的走回行政中心。望著牠行動不便的身影,想著每走一步都會疼痛無比的牠,心中悵悵然。 

「黑糖,再見!秋天再來看你喔!」我們向著遠去的黑糖喊著話,黑糖沒有回頭,消失在樓梯的盡頭。  

我們在停車場旁的涼亭上,又坐了半個小時,大雨沒來,意外的迎來了最後一抹忽隱忽現的殘陽。2010.5.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