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溪畔的春夜

 

S形彎道.jpg 

 台北  碧潭  親水公園  

 

河濱公園,從舊曆年開始,被亂竄的沖天炮、蝴蝶炮、煙火所霸占,弄得連路都走不得,也就好一陣子沒去散步了。重回河濱的那晚,雨,斷斷續續的鬧了一天。

 

蜿蜒的步道上,濕漉漉的,對岸的燈火,直映水面,激起一道道金光。河水嗚嗚,蟲聲唧唧,時不時從黑沉沉的水面飛起一隻白鷺鷥或水鳥,連青蛙都冒了聲!

 

溪水的多寡,干係到絕對的景觀。只要不下雨,這裡的河床就見底,大大小小的鵝卵石裸露在外,很煞風景。溪水豐沛時,整個灣道可好看了,水聲錚淙,金波粼粼,雖是清風冷夜,可一點不顯寂寞。

 

從親水公園到小碧潭段的路旁,每間隔三十餘步,就立有一盞路燈,隨著遠處北二高巨大橋墩上的七彩燈光作變化。四十餘盞路燈所散發出的暈黃燈光,將路面照得隱約,是整個碧潭段最迷人處。

 

路旁的花草,風貌頗豐,黑夜中全化成點點白花,迎風搖曳。以散狀形的花瓣,綴以黃色小蕊的小白花為最多,想是鬼針草花吧;另有一種炮竹似的長串形白花,團團簇簇的,真是好看;還有一種,像個小酒杯口似的小團花,即使在夜裡,也神采奕奕的綻放著。

 

今年的花序可亂了,櫻花落得早不說;台大前的木棉,才進入三月,卻早已急著露臉,與杜鵑爭豔,開得火紅。這些小白花,也不遑多讓的齊開爭放,讓春夜添些姿色。

 

路燈止於小碧潭捷運站前。順著右手邊的斜坡往上走,是座停車場、網球場、藍球場及榕樹林。這裡因無路燈設置,黑燈瞎火的,除非有人打球亮著燈,否則顯得昏暗又荒涼,要有點勇氣才敢穿越,尤其在淒風苦雨的晚上。

 

從小在山邊長大的我,對於榕樹,有股莫名的親切與恐懼。

 

那時的住家鄰近新竹中學,操場四周,種有許多老榕樹。垂到地面的氣根,鋪天蓋地的枝葉,刀痕滿身的軀幹(有商家以菜刀砍其身,取下白色汁液,拿來寫百壽圖或勾勒神明等圖案,再貼上金箔,可以賣上好價錢),可是編織童年大夢的好所在。

 

每到夏天,樹下坐滿了乘涼的人,我們幾個小毛孩在這裡爬樹、玩捉迷藏,鬧得喧騰。可是冬天一到,怒吼的北風,就在榕樹間以及山林裡亂竄,發出鬼哭神號般的聲音,那個經濟蕭條的年代,連個路燈都少見,聽得直讓人毛骨悚然。之後,操場上蓋起司令台,樹木也被重新修剪,或許風勢已改,就再也沒有聽過那種哭號聲了。

 

一走過藍球場,步道頓時明亮起來。堤外,是通往二高的環南路,車多燈明。這裡右鄰湯泉、左通安坑,各設有引道、陸橋相通。路旁栽種的花草,和親水公園的迥然不同。除了各種綠色植物外,寬廣的綠地上,或白或紅的杜鵑交相疊植,還有幾株喜人的梔子花。

 

對梔子花的依戀,源自高中。那時住家附近常聞到的花香有:玉蘭、柚子和七里香,獨缺梔子,因此對教室外臨窗而植的那排梔子花,特別感興趣。每到綻放季節,只要輪坐到窗口邊的座位時,我必將窗戶打開,即使是一個小縫也好,直愣愣的盯著落花瞧,好在下課時,搶上幾朵,置於桌前,香上一天。

 

中安便橋,是我行路的終點。

 

為了避開車潮,我通常選擇在十點以後才來這裡快走。無論多冷的天,多大的雨,至少會碰到二三個同好。可是那天,說也奇怪,連一個人影也沒有。雨下的美人椒,傲氣依舊逼人;柚子花香,卻已悄然退場。

 

無人的河邊,讓我獨擁一夜春江,獨賞一路春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