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歲月

11   

這是我第一次獨留山區,窩居在好友的別墅中。 

早上,即將返北的好友,開車帶我到新埔農會採購了幾天的食物後,留我一個人靜靜地守著這片山林和二棟屋子。除了山腰上的那戶人家,在院子停了部轎車外,其他的屋子空無一人。 

氣溫驟降,山風強勁,樹葉翻轉著天,架在門樑上的梯子扶起,倒下;倒下,扶起。 

幾株高高的油桐,葉已落盡,光禿禿的撐著天,樹枝猶綠,想必不久,嫩芽必冒,好讓五月花落滿院。樹幹上布滿白色斑點,布置無序,不如白樺樹般討人喜歡。 

繁花爭艷,白紋飛舞,春天果真來了! 

小徑旁堆放著落葉,不知是哪戶好心人家幫忙清理的?走出客舍,幾窪水田

,將天,將樹,全納入倒影中。從田中冒出的一點新苗,要仔細看才能察覺它們的存在,就在這一刻,我忽然懂了”春雨貴如油”的真意了。 

這幾天的春雨,像個神秘客一樣,尤其是半夜,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有時靜悄悄的聽不到半點聲音,有時又很張狂的吆喝著風將窗台打響,擾人清夢。 

山間小路,總是彎彎曲曲的,通到不同的人家去。幾戶養狗人家,遠遠的聽到我的腳步聲,狂吠不停,尤以站牌旁被關在籠子內的幾隻黑狗叫得最兇。 

這麼安靜的山區,可以聽到各種大自然的聲音:風聲、雨聲、流水聲、葉落聲,最令我驚訝的是,不同種類的蟲兒,竟能整日嘶鳴不停。偶見白鷺鷥悄然飛過暫停樹梢,或見成群麻雀飛立電線嘰喳鬧人,點綴青綠山水。聽好友說還有藍鵲會來作客,可惜我不曾碰過。 

我不怕獨居山林,卻怕軟溜溜的蛇,趁著驚蟄前,雨後的泥土還鬆軟時,將石階附近的雜草整理乾淨。我掄起一把較小的鋤頭順階而上的清理著,再用鐵耙將砍下的雜草堆到山壁上,最後拿起長長的竹掃帚將石階掃淨。這些石階在皎潔的月光下會泛出微微光芒,可惜我錯過了前幾晚的明月。 

喜歡顧城的短詩:”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山間的夜晚,黑得透亮,讓我憶起他照片上發亮的眼眸、短暫的生命。 

早早吃了晚餐,埋了廚餘,拉上窗簾,讓自己有個長長的夜晚可以揮霍。好友留下足夠的食物、零嘴給我,倒杯酒,躺在被窩裡看影片、讀老書,山居歲月,簡單而隨興。 

好友曾問過我:”一個人住在山上,怕嗎?”

偶爾碰到鄰居,也不可置信的問我:”就你一人?”

 多年前曾去斗六拜訪已故粟海老師的太太謝顗,喜歡海的老師,極愛喜歡山的師母,他們住在山間的簡樸老宅裡,屋子的各個角落擺放的全是老師的畫作。老宅四周全是樹,記得最深的,是那棵高高的苦楝。不夠嚴實的門窗,常有蛇啊,蜈蚣等造訪。看師母年紀輕輕,體型瘦高,我也曾問過她:”不怕嗎?” 

是山,讓人剛毅嗎?或許! 

從小生長在山邊的我,在混居城市數十年後,早已忘了山的滋味。這幾天的山中生活,讓我又重拾對山的追憶,雖是斷簡殘篇,卻也足夠讓我回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