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寧夏(四)送暖須彌山

塞北秋色  

寧夏固園山區秋景

須彌山小販  

固原須彌山賣核桃串珠小販

火石寨國家公園  

火石寨國家公園

白樺樹薄如紙般的樹皮     白樺樹二  

白樺樹的樹皮,薄如紙,樹幹有明顯色差,與厚實且色一的白楊樹不同。

 

昨晚住的中衛旅館,讓人嘆為觀止。

新開一年多,挑得極高的大廳和迴廊上,全被滿滿的植物給包圍,房間繞來繞去的也無電梯,弄得整個飯店黑漆漆的,令人很不舒服。更妙的是,衛浴的門是半透明的,又有頗大的空隙,站在門外,浴室內的每一角落可是一覽無遺!

喉嚨又乾痛了一整晚沒法睡,吃完早餐交了房卡被飯店前兩排已經變葉的槐樹所吸引,不禁走了出去。空氣是凝凍的,我縮著脖子快步穿越馬路拍些照,碰到一對老夫妻載著自家種植的山東大白菜、蘿蔔等蹲在冰冷的水塘邊清洗,兩人相互扶持的上了板車,揚塵往市場而去,好令人羨慕!

已是深秋,再過三天,氣象報告說,氣溫將降到零下二度!⋯⋯

今天的車坐了好久,看了須彌山石窟。 上個月才來這裡旅遊的妹夫,在須彌山時遇到一個瞎了雙眼的賣核桃果的小販,夫妻二個每天上山以販售兩串念珠五塊錢人民幣的價格,養活一家六口人。妹夫跟團而來,只能匆匆買了念珠和他閒聊幾句後離去。回到台灣後,念念不忘這個可憐的餬口人,當他知道我也安排了須彌山的行程後,開心的趕緊送來一個大紅包,要我轉交給這對夫婦。 抵達山腳時,我問了導遊小潘是否知道這個特徵明顯的小販?小潘點點頭告訴我,小販每天都會來。

猛然看到小販時,讓我嚇了一大跳,才三、四十歲的他,卻老得看不出年齡來,我順利的將紅包交給小販夫婦,他們再三道了謝託我帶兩串手還給妹夫好謝謝他。看著他們爬滿皺紋曬得黝黑的臉龐,我的心沉了許久。

祁連山脈一路從中衛跟著我們來到固原,到了火石寨國家森林公園時,天更涼了。台階上有許多乾硬的蚯蚓屍體,導覽員告訴我們,這些都是被渴死的。抬頭望著雲頂山上的石窟,宛如吳哥窟般的高跨距階梯讓我打了退堂鼓,拉著小潘帶我到白樺樹林認樹去。

寧夏境內幾乎全是白楊樹,只在此處有白樺樹,兩人像孿生兄弟般,讓我傻傻分不清。 順著小山坡走進白樺樹林,白白直直的樹幹,長滿了小眼睛。小潘指著細瘦的樹幹上的薄樹皮說:”白樺樹的樹皮,是一層層的,像薄紙一樣;白楊樹幹也可以剝下,但是厚厚的一層。還有,白樺樹的樹幹上長著不同的顏色,一節一節的;白楊的樹幹,通體可是一樣的,它可以長到六層樓高,因此它的樹幹會長到很粗大。”

白樺、白楊的區別,困擾了我好幾年,竟在古絲綢之路的固原山上得到解答;完成了妹夫的委託之事,希望今晚別再失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