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寧夏(三)駱駝叮噹

2王維

秋收的寧夏鄉間/王維因漠北名句永垂黃河灘頭

 

滑沙

寧夏中衛沙坡頭八百米滑沙中心

騰格里沙漠

騰格里沙漠

渡黃河  

搭羊皮筏渡黃河

一早離開了銀川,往西邊的中衛方向而去,寬敞的馬路,兩旁片植高高直直的白楊,可惜還是一身綠衣裳,秋天來到塞北,不就是要看它們轉呈金黃色的美麗景色嗎?我幾乎每天都要問一回開車師傅:”白楊甚麼時候才變黃啊?”師傅安慰我:”只要一場霜降,就會立刻變色了。”他很肯定的告訴我,在我離開寧夏前,霜必降。

 路旁風光無限,除了抬眼可見的白楊外,已經變了色的槐樹,樹葉黃澄澄的向我們招手,秋的味道,慢慢的伸向天邊。此外沿著道路兩旁曬著的稻子、枸杞、玉米,都讓我感到新鮮。這裡的稻米堆,和莫內畫中的很不一樣,一堆堆方方正正小小的堆擺在收割的枯田上,農民還是在田裡忙著。

天氣涼爽了,但是今天跑的地方都是沙漠,日夜溫差很大,衣服穿穿脫脫的。 出了賀蘭山,來到祁連山的支脈香山的沙坡頭,站在王維雕像旁,可俯瞰連續幾個黃河彎道,“大漠孤烟直,長河落日圓”,正是最好的寫照。安祿山叛亂後,王維曾入朝為官,可憐一介大文人,落得晚節不保的命運。他的繪畫名氣也很響亮,可惜連一幅都沒有留下。

 洋皮筏子,這個古老的渡河工具,如今已成觀光之用。四人一筏,背背相坐,皮筏師傅慢慢的划向下游,徜徉在黃河汪洋中,有股說不出的味道。師傅有時停下槳來讓你享受一下波動,有時讓你看看垂柳搖擺,聽聽浪濤岸邊的水聲,整條河面,獨我一筏,安靜極了。

今天的行程,無論是到沙坡頭玩陡坡滑沙,或是到騰格里大沙漠騎駱駝,年齡都限制在55歲以下,為了障眼,我特地梳了兩條小辮子,戴著帽子太陽眼鏡蒙混過去。常常在風景明信片中看到的駱駝隊伍,是由九隻駱駝環在一起,走在沙漠中,十分壯觀。雖然頂著大太陽,高溫炎熱,我還是花了八十塊錢騎了個來回。 雖然幾個景區都已經商業到沒了味,我還是開心自在的逍遙了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