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又出門了 

 

1 

 

 

 

 

日本,一向不是我的菜。

太近,太方便;更重要的是,沒有我想看的美術館。

秋紅,去過;春櫻,趕過;盛夏也駐足過,除了雪季。

 

今年,本想著波羅的海三小國+波蘭,然而,許多的湊巧,旅行計畫,就這麼硬生生的把地球儀轉了半圈回來。

 

一個月的晃悠,是奢侈的,雖常常如此,我卻也年年如朝聖般,審慎而珍惜。

 

七月中旬,開始將手邊的工陸續收尾,書房裡、餐桌上,堆滿了旅遊資料、筆記。

從日本文化史、桃色狂潮、建築史,到伊豆的舞孃、河童.羅生門,以及九州、關西、東北、北海道的旅遊書,無論是原有的、借來的,一本本慢慢的啃著,勾勒行程。

 

旅行,最辛苦的,就是常常換旅館,頻頻打包行李。經驗的累積,讓我學會:簡單就是快樂,守著穿1+1+厚外套1的原則,輕裝簡行,又可防變天。因此,落腳處和交通,是首要解決的問題。

 

大阪,是我的中繼站,21天的JRpass+周遊券,是我的利器。

以大阪為中心,南走鹿兒島,北上北海道,回程途中在青森停留兩天,以大阪、福岡、札幌的定點居住,加上釧路、青森的短暫停留,就這樣,將31天的行程,給畫滿了。遙遙五千公里,我打算當個標準的鐵子

 

吃甚麼?穿甚麼?除了廣末軒、今井的懷念滋味、北海道的帝王蟹外,我是無所謂的;至於去哪裡?看甚麼?我可是斤斤計較的。

 

熊本山鹿的八千代座歌舞伎,不巧沒演出,但,劇場總要去逛逛吧;網走,雖不是季節,但,監獄博物館,總夠吸引人吧;影響印象派甚深的浮世繪博物館,近在大阪,哪容入寶山而空回的道理;幾度魂縈的奧入瀨溪,當然要夢牽二個晚上才能如願;爬文時看到的十二湖,透著青色的誘人湖水,豈能跳過?看我寫了喀納斯湖的白樺樹,網友問我白樺、白楊樹的區別,總要去北海道大學求證一下拍張照片仔細研究吧……

 

火車時刻,一班班,排了又排,不禁小小抱怨了一下小氣的日本國,每天平均千餘元的新幹線車票,怎就不讓搭希望號?因為這個限制,讓我吃足苦頭。

更奇特的是,日本的交通班次,隨著季節變動頻繁,只要看導覽書,作者必會再三交代讀者:一定要求證最新時刻表。已經發行了80年的全日本交通總集月刊<倥恩巴士時刻表>,厚達1200頁,日本人,怎不嫌累?

 

計算精準的班車轉乘,需要滑壘技巧,才能以最經濟的時間移動月抬、搭上銜接的班次,或搶到觀光列車自由座臨窗的位置,是這趟旅行,最大的企盼。

 

一個人的旅行,打包行李,是最大的學問。小型登機箱+背包=12公斤,是我的極限。除了導覽書、筆記本、藥品、南僑水晶肥皂、簡單畫具的堅持外,我甚麼都能捨。

 

日文,不懂;英文,SO SO……

仗著十幾年購書機緣,而認得的水準書局曾先生的金口:旅遊之神,永遠跟隨著你!這麼多來,我已成候鳥般,找天看、找地走,管他布達佩斯或是盧布里亞納,比手畫腳,依依阿阿。

 

屢屢見我出遠門,二哥總會打趣的高喊著:我們家的苦行僧,又出門了!

 

是的,再過五個小時,我,又要出門了!   2012.8.20凌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