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狂琴難了的布達佩斯

 

 

前往巴拉頓湖途中.jpg  
恩旺速寫/前往巴拉頓湖途中所見的標誌  博物館藏在遠鄉中
 
 
昨晚的大雨,一夜未歇擾人眠。從斯洛維尼亞往布達佩斯,長達六百公里,中間在度假勝地巴拉通湖停留一會兒,是所有行程中最辛苦的一天。
 
 
 
從斯洛伐克前往匈牙利途中看到大片玉米田
 
車子一進入匈牙利境內,已不見鬱鬱蒼蒼的山脈,而是大片大片的玉米田,以及間間簡陋的屋舍,立刻感受到曾為共產國家的貧窮與土地國有的氣氛。歐元已經不能用了,在休息站,我趕著換錢買郵票去。  
 
 
匈牙利  巴拉通湖
 
巴拉通湖,寬約七百公里,我們只在巴拉頓略作停留。位在湖畔的泰戈爾大道,其實只是一條碎石小徑,因泰戈爾來此養病常在這條路上散步而命名。公園內有不少雕像和高高的樹,湖邊的人不多。去超市的路,像極了巴黎Cheatou小鎮的街道。或許我們停留的點不對,只覺淂拉了那麼久的車很不值,歐洲的普通公園都比這裡漂亮。
 
 
恩旺速寫/布達佩斯  布達山區上的蓋勒主教雕像
  
車子終於抵達布達,蓋勒主教的雕像赫然在立,我的細胞立刻跳了起來。我畫了又畫,看了又看的布達佩斯,到了! 
 
 
瞧!地標!.jpg 
布達城堡山雙手高舉棕櫚葉的自由女神以及獻給二戰蘇聯軍隊的慰魂碑
 
  
多瑙河、鎖鏈橋、伊莉莎白橋、國會大廈、自由女神…,沒有一處不從紙上飛到眼前。站在鎖鏈橋上拍夜景時,滿腦子烙印著的,盡是電影「狂琴難了」的精采畫面。癡癡的望著五光十色的燈光,輝映著浪漫的橋面、多瑙河水,捨不得離開。
 
  
萬花筒似的雙子城
 

布達佩斯英雄廣場  先民雕像

三張A3的布達佩斯放大地圖,都快被我翻爛了。匈牙利的網頁做得極好,只要打出地名,就可以查出來往的班車及各站站名,方便跑路。從小讀到「匈」牙「利」時,就認定它是個面貌兇惡、牙齒銳利的民族。看著英雄廣場上七個從烏拉山遠征而來的先民雕像,面布線條稜角分明,更是印證了這點。然而在實際接觸後才發現,匈牙利人非常和善熱情,往往還帶些靦腆。  

 
 
左:匈牙利  佩斯市立公園  羅馬教堂內的小雕像                                                                                                                                      
右:布達城堡上熱情無比的墨西哥觀光客                                                                                                                                               
 
 
城堡的山徑上,落了一地給馬吃的假栗子,隨手撿了幾個,終又被我丟了。這裡的楓葉,宛如張開的巴掌大小,張狂的鋪滿一地。城堡山上,萬頭鑽動,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將整個漁夫堡,擠到沒了空隙。看到一團皮膚略黑,穿著花花綠綠衣裳的遊客,果然來自Frida的故鄉----墨西哥,無不開心的讓你拍個夠!快速的移動著布達佩斯繽紛的各個景點,宛如觀看一個不肯歇止的萬花筒。
 
 
 
雨花紛揚看透納
  
 

驚鴻一瞥,讓我看到了Turner.jpg 

匈牙利 佩斯西洋美術館  透納特展

 
一早起來,望著不小的雨勢,我決定買一日交通券,去美術館等地走走。位在英雄廣場旁的西洋美術館,氣派非凡。
 
   

大雨中獨自行走於佩斯,找到透納的畫展,淚淌個不停。.jpg

恩旺速寫/透納畫作 

  
我只逛了透納特展、埃及館以及匈牙利館。能在佩斯看到大師透納旅居義大利時的諸多畫作,我的眼眶都濕了。望著A4大小的畫紙,卻能暗藏鉅細靡遺的內容;看著一幅幅透層的光影和霧氣變化,不捨離去。 
 

拍照要另外付費.jpg

  匈牙利  佩斯西洋美術館的中庭

 

展廳廳佔地廣大,巍峨壯觀,層層階梯拾級而上,挑高寬闊裝飾華麗的中庭,整座美術館,顯得氣派非凡。出館後,見雨未歇,天氣冷得發慌,看看時間已晚,猶太博物館已關門,中央公墓也去不了,只剩下馬格麗特島和瓦西街還可一試。

匈牙利  位於布達與佩斯中間的瑪格麗特島

布達佩斯的地鐵,老舊得很,有的路線只有四節車廂,因此絕大部分的景點,要靠電車或巴士代步。可,一座座的橋,讓車子似打結般,塞車嚴重。我搭電車到了瑪格麗特島,再搭上遊園巴士,行駛的公車司機不通英文,看過導覽書上的介紹,以為這些巴士只在島內繞行的。誰知,才一個轉彎,車子竟然出了島直向布達山上而去,費了好大勁,我才回到佩斯來。瑪格麗特島的行程,就只在大雨中隔窗看了幾分鐘,宣告結束。再度走過多瑙河、 伊莉莎白橋,濛濛煙雨,我壟罩在透納的霧氣中,久久不散。

匈牙利  佩斯的地鐵

冷清的瓦西街,濕冷中也無閒逛的興致,更無心情探究何以被列入UNESCO文化遺產的原因了。眼看夜幕低垂,公車告示牌已看不清楚,我趕緊拿出地圖問路,幸好有不少熱心的人主動前來幫忙,雖然跑錯幾個路口,總算順利返回旅館。吃了泡麵,洗了澡,寫了日記,一夜無夢。
 
 
 
揮別匈牙利
 
  
匈牙利  史坦得藝術村的博物館
 
在小鎮問路,真是丟臉!商家將我的地圖拿到馬路上一擺,指著與地圖無誤的三條小路,讓我笑岔了氣!藝術村聖坦德(Szentendre),這個只要花30分鐘即可走完主街道的中世紀山區小鎮,數十座的博物館及諸多風格迥異的建築,讓人瞠目。
 
匈牙利  史坦德藝術村裴多斐的銅像
 
 
名詩人裴多斐(Petőfi Sándor)的雕像前掛滿花環,應是愛慕者為他26歲的短暫生命而發出的嘆息吧!「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死,兩者皆可拋。」的詩句,讓這個已失了味被濃濃商業包裹的小鎮,洋溢些許光輝。
 
史坦德帶回的水果酒.jpg 
匈牙利  史坦德藝術村購回的水果酒
 
 
往商店街的盡頭走去,買到兩瓶小小的水果酒,以及手繪的籃底白花蛋形的聖誕裝飾。摔不破的精緻手工小酒杯,一個要價19歐,想想還是捨棄了。
 
 
匈牙利  厄斯特貢大教堂外的巨大加冕雕塑
 
厄斯特貢(Esztergom)長什麼樣子,其實是模糊的。只記得聳立在山上匈牙利境內最大的教堂The Basilica,堂內沒有奢華的裝飾,頗令人意外。
 

站在匈牙利的厄斯特貢,用肉眼就可以看清對岸的斯洛伐克

站在教堂外的牆邊,可以清楚的望到僅一橋之隔的斯洛伐克,也算開了眼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