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那不勒斯的最後一天

 

 

 

img381  

P. Brueghel/ 瞎子帶路/掃描自藝術家  新約聖經名畫

4811789448_026f99bb37_z  

那布勒斯  卡波狄蒙特王宮/摘自網路

5679320605092413187  

那布勒斯  但丁廣場/摘自網路

1  

那布勒斯海港/摘自網路

 

 

離開那不勒斯返回巴黎的最後一天,自助同遊了22天的五人小組,決定抓住最後的時光各自行路。一組人去補拍照片,一組人去追美食,而我想看寓言畫作<瞎子帶路>,獨跑位在偏遠山丘上的卡波狄蒙特王宮 ( Palazzo Reale di Capodimonte) 國家美術館

 

扒手猖獗的義大利,越往南走,治安越是不好。記得七天前我們才踏出那布勒斯的中央車站,就被一個前來要錢的威脅說要強暴我們,又被計程車司機亂繞路,再加上路邊巡邏的員警看我們五個東方女孩,掛著單眼相機到處閒晃,特地前來警告我們財不露白,弄得我們神經緊張,不敢落單。

 

那天正逢聖母升天日,舉國放假一天,滿街都是人,站牌旁的座椅上,坐著幾位白髮老人。不懂義大利文的我,試著以地圖和英文詢問他們搭車的班次,幾位老人很認真的開始討論起來。只見他們一會兒比比地圖,一會兒又指指站牌,越說越激動,最後竟然吵起架來。唯一的老先生爭論不過幾個老太太,氣得拂袖而去。有位老太太起身熱情地拉起我的手,指指身旁空出來的座位要我坐下,大夥兒又七嘴八舌的吧吧吧的,也不管我懂不懂,抓著我猛聊天。

 

沒多久,車子來了,她們一陣騷動,老太太又把我帶到車門旁和司機交代一番才肯離去。司機是個戴墨鏡的帥哥,我拿著地圖再三詢問無誤後,才落了座。

 

那布勒斯一面靠海,一面靠山,車子一路蜿蜒到了一個前後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腰時,司機停了車,招呼我下車。我朝窗外看了看,美術館不是在王宮嗎,可是這裡除了山路以外甚麼建築物都看不到,我不解的指著地圖問帥哥:「Where?」帥哥笑了笑,伸出右手食指了指前面的山路,然後在空中繞了三圈,再從圓心處直直向上一比,他邊比畫著,嘴裡配合著動作邊發出”ㄑㄧㄡ ㄑㄧㄡ ㄑㄧㄡ ㄆㄧㄡ”的聲音,我試著模仿著他的指示照做一次,他看我聽懂了,也弄清回程的搭車處,很開心的點點頭,開門讓我下車。

 

下了車,我仍一頭霧水,這裡明明是個知名景點,為什麼山徑上連個人影都沒有?我的神經不禁緊繃起來,為了看緊護照、歐元,那天我連相機都沒帶,越往山上走,我的心裡越毛。在走過二個彎路後,不安的情緒節節升高,我決定放棄行程返回民宿。

 

就在我抵達搭車處時,意外地出現一個穿著時髦戴著墨鏡、寬邊遮陽帽的東方妙齡女郎在那裏等車,我試著求證美術館的方向以及安全度,她用甜甜的聲音回答我,要我繞過前面的彎路後,直直往上面走就對了,並要我不要害怕,這裡很安全

 

花了一個世紀才建造完成的王宮,被一大片曾是貴族獵場的廣袤林地所包圍。當年的我,除了熟讀美術史、新舊約聖經,以及羅馬神話傳說外,觀畫,僅停留在從故事看畫的階段,因此在看完<瞎子帶路>後,挑些貝里尼、卡拉瓦喬、提香等重要藝術家的作品看看,趁著天色還早,略略瀏覽了森林後,就走向公車站。

 

原本在公車站等車的兩個黑人,好奇地看著我,用英文問我從哪裡來?怎麼一個人出現在這裡?我的防衛心再次升高的搖了搖頭,硬ㄠ著說是跟團來的,朋友都在但丁廣場等我;他們不死心,又問了我一些問題,我假裝聽不懂,不肯回答。車子來了,我不由分說的搶著上了車。

 

”Chiao!”耳畔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喝!好巧!我又搭上帥哥的車子,一股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頓時讓我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開心地打過招呼後,拿出地圖指著但丁廣場,他會意的點點頭,我終於可以安安心心地望著窗外,欣賞這座美麗的城市了!

 

那布勒斯是個非常迷人的城市,連義大利人都有句話讚美這裡:”朝至那不勒斯,夕死可矣。”從小朗朗上口的歌曲:卡布里島、歸來吧蘇連多、散塔露琪亞,全在這附近;赫赫有名的龐貝、維蘇威火山,也從這裡出發,它還是披薩的發源地。幾天玩下來我發現,那布勒斯的魅力除了美景、美食、物價便宜外,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那裡的人,熱情、浪漫、開朗,對觀光客更是友善,連商家也都如此2012.6.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美玉
  • 閱讀你的blog 分享豐盛的旅程 好幸福喔

    只因請教羅馬自助旅行

    願天主保佑你在日本的每一個腳步
  • 時光飛得好快,我得到大家的祝福,帶著滿滿回憶,平安回來,謝謝留言。

    chuhsin300 於 2012/09/23 16: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