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德,阿爾卑斯山之珠

  

斯洛維尼亞國旗、青年旅館旗、布萊德鎮旗

 
 
我喜歡斯洛維尼亞的國旗,就如同尼泊爾的國旗一樣,特色十足!以白、藍、紅三色組成的橫條幅,綴以星星、山岳、河流組成的小小國徽,將這個美麗的國家,揚向天空。小小的國家,卻有著傲人的資產,先從布萊德湖開始說起。 
 
 
 

斯洛維尼亞布萊德湖畔的教堂與市集

布萊德,位在斯洛維尼亞西北方,阿爾卑斯山環繞。湛藍的湖水,閃閃動人。湖中央有座教堂,繞行一周,不到十分鐘,但因風景迷人,還是吸引了無數遊湖的旅人前來一探。與教堂遙遙相望的,是高聳在斷崖湖畔的古堡了。已成了博物館的古堡,是布萊德的制高點,夜晚摸黑登高,可以領略不同的不萊德。
 
 
恩旺速寫/斯洛維尼亞布萊德湖

 
湖邊有個小小市集,這天,只來了兩攤人。些許秋意染紅樹梢,一整個早上,就只坐在湖畔發呆,聽著水鸭呱呱,計數著教堂鐘聲,迎湖放空。
  
 
Piran,恰如其名的碧藍海灣
 
 
斯洛維尼亞  Piran港灣
 
從布萊德一路行向亞德里亞海岸,來到碧藍(Piran)海灣。湛藍的海水,點點風帆,惹得整個人都飛騰起來。這個位於義大利與巴爾幹半島之間的半島,是世界知名的旅遊與渡假戲水天堂。車子僅能停放在港灣處,需提著行李走上大約20分鐘才能抵達旅館。穿著秋裝的我們,行走在赤裸著上身躺在岸邊做著日光浴的遊客旁邊時,突兀得讓人弄不清是誰錯置了時空。 
 
 
 
斯洛維尼亞  Piran的海邊,青年旅館位在燈塔那端
 
 
別看陽光燦燦,海水可是冰冷冷的。日將落,我捨棄晚餐,站在海邊,凝視著從天際慢慢滑落的火輪,將整個夜色壟罩在霞光萬道中。想著小王子,想著創世紀,是這樣的落日,讓聖伯修斯"永世",米開朗基羅"永王"。 
 
 
斯洛維尼亞  Piran的黃昏
                 
 
遠方的燈火,在七點二十分點亮,收好相機,抵達餐廳時,有人已是吃得杯盤狼藉,準備離去。
 
 
 
 斯洛維尼亞  Piran的落日
 
 
 
 
蔚為壯觀的石口滋養洞
  
 
斯洛維尼亞  出了石口玆漾洞後的山路風光
 
被阿爾卑斯山環繞的斯洛維尼亞,除了豐富的人文外,還有看不盡的山川湖泊,更驚人的莫過於七百多個大大小小的石灰岩洞了。曾走過大陸不少的岩洞,卻被那些花花綠綠的燈光,牽強附會的故事,擾得不明所以。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絡繹不絕,在簡短的說明參觀守則之後,各個團體被間隔開來,依序入內參觀,完全不受干擾。

 

 
斯洛維尼亞  石口玆漾洞參觀海報
 
洞勢非凡,石峰如林的石口玆漾洞(Škocjanske Jame),長5.8公里,深250公尺,開放參觀的部份約2.5公里。忽而石峰柱天,忽而峭壁聳崎,黃色引道的小燈,蜿蜒的串成了點點光帶,引領著這條蜿蜒起伏的長路,讓人失了魂。刻意的丟了人群,飛速的試圖紀錄記憶。在我前前後後走著的,是戶散客。襁褓中的小小嬰兒,嚎了幾回,哭聲回盪溶洞中,宛如天籟!
 
 
  恩旺插圖/斯洛維尼亞 石口玆漾洞
 
這個被列入世界遺產的岩洞,吐納百氣。45公尺的峭壁落差,潺潺流水從洞底穿越而過,行經高高長長的空橋時,人兀自卑微而渺小起來。洞口在望,導覽員離去,終於允許拍照了,吵雜聲立刻紛至沓來。
 

堅持不肯用閃光燈.jpg

斯洛維尼亞  石口玆漾洞洞口

 
「這趟行程,真值得!」我對領隊Peter說。他一如往昔的那號表情,悶悶的笑著。
 
 
 
 
盧布里亞納,龍的城市
 
  
  
 
左:恩旺速寫/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里亞納的城市標誌      右:盧布里亞納市集賣小偶的攤販
 
相信許多喜愛電影的人,看過類似「致命的吸引力」以男人浪漫外遇為始,卻被外遇對象苦苦追殺的恐怖題材,印象深刻。希臘三大悲劇家之一的優里庇德斯(Euripides),早在西元前五百年,就寫下了駭人的悲劇《米蒂亞》,警告愛情不忠的男人。盧布里亞納,斯洛文尼亞的首都,就以劇中的那隻看守金羊毛的怪龍為圖騰,讓我好生訝異。這裡竟是米蒂亞的故鄉?
 

 從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里亞納城堡鳥瞰整座城市

盧布里亞納,雕塑林立,藝術氣氛濃郁。市區猶保留羅馬帝國時代修築的城牆、巴洛克式建築及繽紛的馬賽克鑲嵌地板。小小的城市,安靜舒適。紅磚色的建築,掛著笑臉的人,開到晚上九點的旅遊中心,飄著濃濃咖啡香的長廊,蔬果豐美的傳統市集,再再令人回味。 
 
 
斯洛維尼亞  夜晚的盧布里亞納河
 
夜深了,整座城市,依傍著盧布里亞納河的綠光,閃閃發亮,沿著河岸走,宛若進入琉璃世界。位在城堡山下的木偶劇場,上演的劇目除了普通級外,還有成人級,可惜因逢淡季,無緣一見!在大學區附近,有許多浮雕,展現出這個曾經在二戰期間奮勇抗德的歷史痕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