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歐,永遠的懷念

 

2  

  

老歐,在度過第61個年頭的春天,離開了我們,她是我的高中同學。 

 

對老歐的第一印象,是她擔任學校樂隊指揮,威風凜凜的帥氣模樣。長得高高挺挺的她,五官突出,十分引人注目。記得當時每年一次的縣運會,各校都要派出學生參加開幕、閉幕式。我們念的是教會學校,國高中生加起來僅有數百人,二個班級齊出,也僅有孤單的兩行人。每到陽光照頂之際,有不少同學因體力不支而紛紛倒地,整個隊伍也就更覺稀落了。這時,我們就靠著站在最前面,昂然而立的老歐撐場面。也許是這樣的強者形象,也許是她不怒自威的樣子,讓許多人誤以為她是個高傲、不可親近的人。事實上,只要略加接觸你就可以發現,老歐連架子都不會端。 

 

每當同學身體不適時,她會罔顧健康,在第一時間帶去就醫;知道同學身體不好,她會忙著介紹氣功老師,並領頭做示範;出國時,她會帶些乳液之類的沉重伴手禮回來,給未能同行的同學;她旅居國外多年,懂得國外好山、好水卻好孤寂的日子,只要有同學回來探親,她會想方設法的召開同學會,帶著她們到處耍玩;即使是有同學北上,她也是盡心盡力的逛遍大街小巷,讓出主臥房,讓同學玩得盡興;同學碰到不順利的事,她會長期傾聽;碰到經濟有困難的同學,她更是大手筆的支助,從不吝惜;同學前來推銷的高價天珠,她也照單全收,毫無難色...

 

同學!同學!同學!這是老歐一輩子惦惦念念,最重視的人。 

 

記得她念書時,本是天主教徒,畢業多年之後,則改修習佛,但見她時不時的跑跑修女院、尼姑庵,送些物資過去,她的胸中有丘壑,超越宗教藩籬,是個真正懂得施比受有福的大愛生活實踐者。

 

我們念的學校,一個年級僅有二個班級,在年年重新分班下,老實說,很難讓人搞清楚,到底誰和誰曾經同班過,即使在畢業後開同學會時也一樣。我們沒有畢業紀念冊,只能靠著同學的熱心串連,才從四、五個人的小聚會,到七、八個人的擺談,發展到今天有二十多個基本班底的規模,老歐居功第一。 

 

每次召開同學會,她會先去採線、規畫、調度,當個好嚮導,自己總站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同學,是否玩得開心?我們要離去時,她又一一安排路線、車手,好讓大家順利返家。有兩回我們是去她住在淡水的家玩,她非要從老遠的淡水山上,一直送到士林才肯回車。 

 

前年,她帶著同學去加拿大玩時,身體已經出現警訊,她還是按照原計畫進行,並擔任嚮導的工作。為了讓同學好好欣賞洛磯山脈之美,硬要搶著開車的繁重工作,怎麼說都不肯讓。等到體力實在撐不住了,這才不斷的搥著疼痛的雙腿,將駕駛盤交給其他的同學,但只要一緩過氣來,她又重新回到駕駛座上,眉頭都不皺。 

 

老歐的氣質出眾,與她自幼的藝術涵養有關。那個缺乏美育的六0年代,她能和你談談梵谷、莫內;也能和你說說貝多芬、莫札特。她淡水的家中放了很多陶藝作品,都出自她的雙手;牆壁上掛的字畫,更能看出她的獨特品味。她的手中有一把傲人的雙刀,卻從不揮舞,同學們知道她這方面才華的人,很少。 

 

重朋友、愛熱鬧、外向的她,這幾年受到各種病魔纏身,非常痛苦,但她仍努力抗癌。化療後掉光滿頭長髮的她,我們只能偶一見之。她戀戀風塵,知道時日不多,卻捨不得離去,想請同學幫她開個生前告別式”,還想在病癒後帶著同學去她兒子國外的新家參觀,最終因怕她感染,身體也日衰,而未能如願。 

 

老歐,人生不只有幸福和快樂,還有許多我們無力改變的事情。妳已經盡力完成天命,也請妳試著接受人生本是不完美的。賈伯斯不是說過,人生各種際遇都是偶然,只有死亡是必然嗎?妳的骨灰將帶回美麗的羅德島,與妳心愛的Jerry葬在一起,時間是往前推演的,又有甚麼好不捨的? 

 

老歐,早走的人是有福的,你帶著天命而來,也完美的完成了天命,這一生能與菩薩般的妳同窗共友,是我們的福氣。我們縱然對妳一生所付出的友愛有說不出的依戀,但是,我們真的好捨不得看妳繼續受苦。妳珍惜生命、創造價值,妳的自信、關懷與燦爛笑容,深深感染著我們,妳最驕傲的兒子Steven將妳的告別式辦得如此別緻隆重,老歐,就放心的去吧!臨別時妳要我們好好的活著,而今我們也請妳記得:對自己寬厚一點!請妳放下一切,順登極樂,也請別忘了,走到天國時,要回頭向我們揮手微笑喔!2012.3.18.

(感謝提供老歐小故事的同學們,讓我順利完成此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詹竹菁
  • '' 人之相知 貴相知心'' 有妳這個同學懂她 此生無憾吧 雖然與她素昧平生 也同樣感染這一份不捨哀傷 願她安息.
  • 感謝十數年來在寫作上一直給我支持、鼓勵的老姐,又時時呼應po文,讓我能對周遭之人事物,更有所感,有所抒懷。老歐地下有知,也會謝謝你的。這篇文章是網羅了同學提供的小故事才得以完成,我只負責組織。這次的經驗也讓我知道,爾後還有許多可以做的工作,對家人,對朋友。謝謝!

    chuhsin300 於 2012/03/21 05: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