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11大地震憶起當年的512(下)

 

 

成都和震央汶川近80公里的距離,在八級的強震下竟能躲過一劫,主要是因為成都和龍門山之間有一個由相對鬆軟的沉積物充填的坳陷,像一堵墻似的將地震的威力減弱。但是因為它是四川省會又位處交通要道,自然成了指揮中心、災民的聚集所,身居在此的感受也特別深刻。

 

地震過後最大的奇觀,是一頂頂色彩鮮豔的帳棚,在公園、綠地上綻放開來。許多住在高樓大廈裡的人,家也不敢回,紛紛露宿街頭,過著野炊的生活。有的人買不到露營用的帳棚,就用幾塊塑膠布、床單、雨傘、竹竿等物圈成空間居住;有的人乾脆睡在塑膠布上。公園也應情勢之需部分全天開放,停止收費,並派有警察巡邏、保護。

 

年長的姨舅們普遍都受了驚嚇,只要餘震一來,表弟妹就必須趕緊開車回家,再將他們接到車上休息直到情緒平息。試想在餘震不斷、日夜折騰下,別說老人家受不了,搞得個個神經衰弱、血壓升高,即使是體壯的年輕人也無法承受這樣疲於奔命的日子啊!原本打算住上三個月的七舅和舅媽,早我們一步離開返回北京,其他的長輩也決定在送我們上機後,各自到遠方的朋友家避難。

 

此時除了部分餐館繼續營業外,成都所有的博物館、重要景點、劇院等人潮聚集處,為了安全起見全都關閉了,平時喜歡逛園喝茶聊天的成都人,也全都不見了!我們僅去了黃龍古鎮、望江樓,以及北大門的荷花池服裝批發市場買些布料(大陸人稱為面料)。

 

荷花池是座大型的縱合性批發市場,面料、鞋子、皮具、服裝、百貨、小家電、工藝品等一應俱全,商品種類高達2萬多種,從業人員更有10萬人之多,規模大得令人瞠目。我們被數不清的商店、一綑綑需二人才能環抱的面料給嚇到了,絲、綢、棉、麻、紗、皮等只要你說得出的質料這裡都有,且花色繁多價錢便宜。

 

據陪同我們前去的表弟說,這裡原本熱鬧非凡,專做批發商的大筆訂單生意,平時對我們這般小咖的零買客人,愛理不理的。但因為地震的關係,生意一落千丈,商家只能拼命降價求生拉攏客人。我們一家家的逛著,耳畔不時傳來無事可忙的老闆抱怨聲,罵著蘇州商人好沒義氣,交易了幾十年的老店家,竟在此非常時期,非要他們先付現金才肯交貨的種種行徑。

 

一晚,舍妹來電告知,政府已派包機到重慶接台胞,要我們趕緊和指定的台商連絡,我們也去了。可是一想到先前那14個小時的漫長歷程,而且第二天必須即刻起程轉赴重慶,犧牲二天與親友相處的時間,決定作罷,按原計畫時間返台。

 

回程的飛機果如預期般延誤起飛,機上乘客寥落。慶幸的是在航空公司的調度下,澳門的轉接班機貼心的延遲等待。記得從那天之後,來往成都的班機停飛了好一段時間才復航。從中正機場回台北的路上,我們三人忙碌的看著被塞爆的簡訊,回著訊。地震過後,通話品質極不穩定,親友關切的電話、簡訊,在抵台後才能看得完全。想想在這短短四個月內我二赴大陸,與上海雪災、汶川地震擦身而過讓這麼多人懸心,真是罪過!

 

雖然學校已經宣佈延遲一個月開課,但是一心想早日返回仙台的外甥,已二度更改機位。對他而言,如何面對重新覓屋與避免輻射的汙染比躲在台灣更形重要。不在災區的人僅能從報導上憑空想像,片段式猜測,做許多看似關切卻無謂的建議。前晚的餞別宴上我們將濃濃的祝福,化成淡淡的茶香向他致意。相信我們的福星無畏的闊步,必能如期完成夢想!2011.4.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蓬甫
  • 攀枝花位於四川西部,是中共建政後冒出來的新興工業城市,聽說因此地之攀枝花而為毛澤東所名,乃大陸唯一以花為名之都市,此都市應係其地級以上城市之謂,否則難保城鎮無以花為名者,如芙蓉鎮、杏花村等,也不確知是否小說名;台灣倒有花蓮、宜蘭、新竹等,不知可否算是。攀枝花者,木棉花也,又名紅棉,廣州除簡稱穗與一名五羊城外,也叫紅棉城,以之為市花,二三十年前台北中華路有廣東茶樓名為紅棉酒樓。

    讀此文讓我回想前年賢伉儷返鄉之行讓我提心吊膽所引致的一場虛驚,不遑多顧,三更半夜去電貴親與友人,幾經轉折,數日後才打探出來府上一家平安的佳音。人生很多幸好,可以成就好事,可以逃過劫難。如果當時你所謂的許多的幸好都沒有發生,你們不就不會身陷災難的氛圍裡?不過幸好你們毫髮無傷,這許多因緣便真是幸好了。人生逆旅,禍福相倚,塞翁得馬失馬誰能逆料禍福呢?

    日本宮城大地震我一直想寫點東西,不是談地震,而是說中日關係與台日的矛盾情結,事冗遲遲未能動筆,不過已先完成了一篇參觀外交部近代不平等條約史料預展的文章,中間荼毒我們最深的無疑便是日本,當然英俄兩國一為始作俑者,一為掠奪我之土地最廣最大,較之不惶多讓。兒子越洋來電問我日本震災是否捐款,我說忘了嗎?當年日本神戶大地震,我們同在洛杉磯機場,逢人募款,其時也曾掏出一些美金,只是微不足道,不能與自己同胞的九二一、汶川大地震及八八風災相提並論。此次宮城我們台灣捐了二億美金,名列世界前矛,是日本九二一捐助我們的三倍,以我們的人口與國民所得相對而言倍數當
    不止於此,不過受人點滴,湧泉以報,不是做人的道理嗎?

    刻正在福隆舉辦的國際沙雕藝術展,有個日本的作品,前後兩面分別以中日文雕寫「謝謝台灣」幾個字,我無愧的對美國與南非友人說「We deserve it 」。
  • 感謝這麼豐盛的迴響。住在攀枝花的四姨,長得最像婆婆,去年我的首選是去祂那兒住上一陣子,順道遊瀘沽湖等地,沒想到祂身體不適,所以才轉去美國。成都的老人家年紀都大了,身體都不好,想要再像汶川那年的家族團聚,怕已不復。也是那回的聚首,阿姨告訴我們攀枝花即是木棉,就想要去看看那回的大地震,驚擾了所有知道我們行程的朋友,只要想得起來的,我們均用簡訊回覆(電話不通),回台後,我還因此左手得了肌腱炎(當年我都用左手打簡訊),可想而知我使用的程度了。期待您的大作,永遠啟迪人心。

    chuhsin300 於 2011/05/25 2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