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憶起當年的512(中)

 

抵達成都後又是一番折騰才出了關,近40人的家族歡聚不在話下。第三天我們暫別親友,開始探親的另一個重頭戲──到260公里外的重慶給外公、外婆掃墓,並在好友處作短暫停留,沒料到就在那兒碰到了汶川大地震。

 

地震那天,友人正陪著我們在大足石刻附近共進午餐,下午二點多的餐廳裡只有兩桌客人。從感覺到確定地震往外跑的時間,不過短短十來秒。不知地震為何物的他們,在我們的告知下嚇得奪門而出的大動作,讓正在廚房忙碌的店家誤以為碰到吃白飯的奧客,抓著鍋鏟追了出來!

 

整條商店街,頓時陷入一片混亂,地震持續未停,連停在路旁的車窗玻璃,也被震得嘎嘎作響,女兒玩笑似的說:「這就是車震吧?」

 

重慶離汶川有三百多公里,震度還如此驚人,可想而知對汶川的摧毀力有多強了。因為資訊不足,餘震不斷,搞得人心惶惶謠言滿天飛。當晚好不容易與成都的親友通上電話,因擔憂我們的安危,要我們在尚未封路之前,即刻折返成都。

 

原本就很擁擠的重慶火車站,地震過後更是人滿為患,不少急著返回災區尋親的旅客,著急的模樣全寫在臉上。原本13:00的火車,遲了11分鐘開出,沿途的車速雖緩但還算順利,4個小時後火車在淮口站暫停,一停就是幾個小時。

 

19:11火車再度啟動,走走停停的撐了半個小時後又嘎然而止,服務員開始供應泡麵。雖然友人為我們準備了一紙袋的滷牛肉、零食等物品沿途吃了些,但在不知何時才能抵達成都以及唯恐熱水供應不足的考量下,我們決定先以泡麵充飢。

 

服務員將我們座位底下一箱箱的泡麵取出開始兜售,泡麵竟出自台灣的泡麵王國統一,一股暖流頓湧心頭。進入災區還能吃上一碗熱騰騰的家鄉泡麵,是多大的福氣啊!

 

軟座車廂座位寬敞,無論是管理、服務或乘客的素質均好,那天我們那節車廂的載客率僅有五成,但是緊鄰的硬座車廂乘客,當他們從透明門窗看到服務員手中的泡麵箱時,就怕供應量不足,拼命地狂敲車門喊著要買,服務員擋住車門硬是不讓並告訴他們等供應完軟座的乘客後自會前去招呼。這群激動的人啊哪裡聽得進去,砰砰砰的將車窗拍得震天響。

 

20:25過後,火車就沒有再移動過半寸,無論怎麼詢問服務員也得不到任何回應,最後由列車長親自出面說明才平息了大家的疑慮。原來地震後這兩天只要與運輸相關的人員完全不得休息,他們得隨時待命,火車何時進站出站,都必須等待當天的所有救援物資裝卸完畢後才能得知。以前一天的同班列車為例,原本三四個小時的車程,卻走了將近17個小時。

 

是啊!列車上不停走動的服務人員,個個是家中一胎化的寶貝,哪個不是雙眼通紅,滿臉倦容?他們的父母心疼不知何時才能下班的孩子,只能徹夜守在站外,等接到人後就趕緊攔車回家,好讓孩子多騰點時間休息。列車長的笑臉和幽默語調,舒緩了大夥兒的焦慮,回到座位紛紛橫躺在座椅上閉眼休息。

 

00:30已在車站守候7個小時的表弟傳來簡訊,說他被火車站官兵裝卸物資的壯觀場面給震懾了,數不清的卡車浩浩蕩蕩的前來,又洋洋灑灑的離去。實在難以預估我們何時可到站,他終於不再堅持空等,回家睡覺去!

 

03:00整整14個小時後,列車抵達成都。五月的深夜,風還是透涼的,站前的廣場上到處都是人。數不清的醫護人員、整裝待發的救難隊、從災區逃出的難民、想回災區尋親的外出人,以及準備搭乘火車轉赴各地的乘客,全在成都火車站交會,能坐能躺的地方,一處不得空。災民在這裡,成了普通名詞。2011.3.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