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神秘的寶藏巖 

 

1.jpg 

新店溪福和橋下 

3.jpg 

虎空山 寶藏巖

  

順著水源快速道路下方的河濱步道往北走,抵達福和橋下後望向右手邊,是標高80公尺的虎空山,山前有一排錯落交疊雜亂無章依山而築的房子,就是曾經是秘密基地的寶藏巖了。

 

8.jpg

10.jpg 

    14.jpg 

廟門前

11.jpg 

海報  上有基本資訊 

 

你也可以搭乘捷運到公館,從一號出口後,拐入任何一條通往汀州路的巷子,經著水源市場、東南亞戲院,來到最靠近福和橋的右手邊巷子,順著寶藏巖的指標走上斜坡、塗鴉牆,就可抵達寶藏巖的正門入口處。入口處前擺放著一張大大的海報,一棟棟誇張而扭曲的房子疊架在台灣地圖上,頗有比利時畫家布魯格爾根據舊約聖經所繪的"巴別塔"(Babel)的味道。

  

3.jpg 

原本軍隊駐紮處已成藍球場

5.jpg 

球場邊的塗鴉

  

日治時代寶藏巖是儲藏彈藥的地方,派有駐軍蓋有兵舍。二戰結束後,政府接收原有設施成為軍事要地。入口處前的斜坡下有座球場,就是早年軍隊駐紮的地方。

 

51.jpg   

觀音亭

  

寶藏巖的入口處是座兩層樓建築的佛教寺廟觀音亭,是三百多年前渡海而來的漳州、泉州移民,為了祈求平安而蓋的,原本只是座小廟,經過二次擴建整修後,才有了今天的規模。

   

1.jpg 

9.jpg   

寫生的遊客

   

緊挨著觀音亭的那三棟房子,是寶藏巖最早出現的違建,警衛亭就設在此處,訪客必須登記後才得入內參觀。順著小路前行,一間間的小屋子,在坡上高高低低的在眼前展開,既無統一格式,也無大門的方向也不同,剛整修過的痕跡處處可見。穿梭在窄梯小巷間,雖然每個樓梯的牆面上都裝有扶把,但是這些山坡和樓梯對年邁的老兵而言,應該是舉步維艱才是。 

  

19.jpg 

 

20.jpg 

 

 

望著層層階梯,不禁想起造訪三次的"山城"重慶。只是那裏的樓梯寬了許多,階梯兩旁的居民距離得遠些,他們敞開屋子,在露台上活動。寶藏巖在十月對外開放參觀後,所有住戶的門窗幾乎全都緊閉著,偶爾可以看到一二個藝術家的身影外,居民一個都不見。

 

21.jpg 

保留著歲月的殘壁

22.jpg   

私人家園不能再深入 

29.jpg 

特意保留的老窗   

10.jpg  

遠眺水源快速道路 

 

33.jpg 

解說導覽

 

走過藝術家工作室、營運辦公室、閣樓展覽室的指示牌;

 

12.jpg 

尋寶坊

11.jpg

十字藝廊 

15.jpg 

防空洞廣場

23.jpg 

邊境廣場

 

尋寶坊、十字藝廊、防空洞廣場、邊境廣場,混雜著新舊元素;

  

18.jpg 

16.jpg 

25.jpg 

17.jpg

 

44.jpg 

 

外露的水管、手工打造的鋼架、繽紛揮灑的樓梯或躲在轉彎角的壁畫...,稍不留神,就會和你擦身而過。

 

45.jpg 

20.jpg 

26.jpg 

 

多少兒時記憶,從曬衣處、踩石間及防空洞裡,不斷浮現。

 

19.jpg 

27.jpg 

22.jpg 

 

冷風中踩著落花而歸,想著還在整修中的圓角方框的人家、樓梯高處的"白伯伯的家",希望天暖時再來拜訪,有機會和老兵伯伯們說說話、探探舊,聽聽寶藏巖的真實故事!01.03.20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蓬甫蓮子
  •   福和橋曾是經常擺盪往來兩端的橋樑,自從 岳父母迎養同住一屋,竟然十年有期難得走上幾回。前晚與內人送美國返台的表妹回到客居,從永福橋進,福和橋出,我自貪婪的從橋上窺視寶藏巖的夜色,不知何時添上許多昏黃的燈盞,錯落上下,就像小小的天燈飄在低空。漆黑的夜晚,其他的景色只能憑腦海中存留的印象想像了。畢竟經過政府及文化歷史工作人士團體的積極介入整修,他已不是當年破落頹圮的景象,雖然那可能正是他們所要經營保留的。

      車速不容我慢下來,正如人生旅途不會因為的風景美醜境遇的順逆而改變他的節奏,時間的長河總按一定的流速前進。我想停滯或緩步不前,後面匆忙的人潮車流容不得如此,不斷推我向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人生有時連讓你喝杯小酒的時間都是奢侈,沙場征戰尚可期之春閨夢裡,但是誰人時光喚得倒流?方向盤在自己的手中,不容疏忽,路邊的景致也就不容留連,人生該舍的很多,錯過的更多,寶藏巖我也只能驚鴻一瞥,在黝黑的寒夜裡與他匆匆打個照面。

      去夏赴港,未能上調景嶺,內人與我一次搭地鐵轉車,站名適為調景嶺,我們特地攝影留念,因為那是 岳父母、家舅避秦來台前的棲身之處,也是許多板蕩忠貞人士避居之地。寶藏巖多少也是這般的情形,所以合該贏得小調景嶺的稱號。
  • 感謝如此精采的迴響!
    搬離景美,運動的路段,從公館河岸挪到新店溪,就不曾在夜晚看過寶藏巖了,小小天燈,譬喻得妙。
    二十年前大陸友人贈我一對夜光杯,杯小口薄,宛如墨綠穿璧般的色澤,握在手上像似石頭般透著絲絲涼意。幾回倒入葡萄酒,卻品不出特殊風味來,想是商人附庸炒作之品!
    生活之驚嘆,處處皆存,驚鴻一瞥,也是另一種回味!

    chuhsin300 於 2011/02/24 08: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