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閩劇「貶官記」

 

 

演出團體:福建省實驗閩劇院

演出時間:2010年10月28、29日

演出地點:台北市中山堂

 

貶官記海報.jpg 

貶官記 演出海報

中山堂.jpg 

台北中山堂   準備入場的觀眾

 

 

看「閩劇」對我而言,是樁新鮮事。

 

中國傳統戲曲的地方劇種,我看得較多的是越劇、歌仔戲。地方劇種的特色在,以當地的方言為詞,吸收了傳統戲曲的特色,又融入了某些鄉野情趣,色彩鮮濃。在演員的養成部分,則不如京劇嚴苛,唱唸做打的功夫,自然也略遜一籌,從七點踏入中山堂的表演廳開始,就可看出端倪。

 

舞台上正熱鬧的上演著「八仙拜壽」、「跳家官」的戲碼,不知道這是閩劇的暖場方式,還是特地為了台灣觀眾加演的戲碼?在正戲「貶官記」開演前,劇組主持人特地說明這場戲演出的道具、服裝因颱風的關係,無法全部運達,有些服裝是從「國光劇團」商借來的,難怪我一走入劇場看到空無一物的天幕、舞台中央又橫擺著長條型的木板台階時,就覺得舞台設計有些問題。

 

中山堂的舞台本來就小,這個長條型台階又將舞台橫切為二,影響舞台動線不說,連演員的肢體,亦難以伸展,即使只有四個演員在前舞台跑圓場,也會被擠逼到台階上去,可見得舞台空間有多窘迫了。

 

「貶官記」是一齣六場喜劇,節奏緊湊。故事內容在描述原子虛府知縣邊一笑,因娶青樓女子為妻,被新科狀元、三省巡按崔雲龍貶為烏有縣令。邊一笑普上任就碰到一樁牽涉當地知府的棘手命案,崔雲龍喬裝成賣藥郎中崔成,專程來到烏有縣微服私訪,最後發現邊一笑是個不畏權貴、秉公愛民的好官,二人誤會冰釋,成為莫逆。故事中的地名充滿隱喻,虛實易辨,讓觀眾清楚的知道,這不過是一場戲;我想劇中人物的人名應該也有相同作用,可惜我不懂福州語和它們之間的關聯。

 

現代人看戲,重在創新,即使是傳統劇目,也希望能看到舊瓶裝新酒的不同詮釋手法,可惜「貶官記」雖能抓住喜劇的基本精神,也能引起觀眾的笑聲,但處處按譜演出的表演方法,總覺少了新意以及新鮮感。戲的好壞,劇本占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這齣戲特別的地方在,命案的真相進行到第四場戲時即已大白,後二場戲完全著重在「教化」上,邊一笑夫婦用了大段台詞對著崔成指責崔雲龍的處事、觀念,教訓意味濃厚;解決問題的方法,也以崔雲龍現出巡按的真實身分告終,手法難免陳舊也俗套了些。如果編排不好,後二場戲會有「拖」的感覺,幸好導演將枯燥的說教場面,處理得有趣生動,解決了這個問題。至於幽默的台詞、典雅的唱詞和故事發展的節奏掌握,倒是成功的。

 

至於導演手法方面,在塑造人物、舞台調度上,是靈活而生動的;然而少了現代元素,看起戲來,就有點在看老戲的感覺。這齣戲的人物,除了崔雲龍、邊一笑夫人及丫環、知府外,幾乎都是丑角,很讓人意外。無論是文丑或武丑,本是傳統戲曲笑點的重要來源,無怪乎整場笑聲不斷。飾演邊一笑的演員朱善根,個子偏瘦小,穿著官服,走著短促滑稽的小碎步,再加上逗趣的對話、動作,令人發噱,頗能抓住觀眾焦點,演員如能多加強舞台魅力的展現,我想會更搶眼些。

 

 

戲走到後面我才看出,這齣戲的主要人物,是扮演假郎中的崔成。地方戲,有個共通的問題是,演員條件的侷限性。例如越劇、歌仔戲,絕大部分的演員都是女性,雖然隨著時代的演進,開始引入男演員,但主要角色還是以女性扮演的居多,因此諸如皇帝、武將等角色,無論演技多麼精湛,就是少了威猛的氣勢。「貶官記」雖以男演員為主,奇怪的是,除了扮演崔成的陳洪翔外,其他的演員多屬中等身材,在常常以剪影效果出現的舞台上,看起來特別單薄,舞台魅力也就弱了些。

 

陳洪翔是所有演員中,扮相最好,功夫底子也最扎實的,他的唱腔、身段無一不美。無論耍扇或執杖,都難掩「玉樹臨風」的丰采。我很喜歡看他變化多端的袖子功,能將整個人物個性融入,顯現內心情境,尤其是邊一笑指責崔雲龍時,他又羞又惱時的動作設計。

 

此外,飾演謀殺親夫的小寡婦,以桃紅色系搭配的服裝、化妝及充滿輕晀的眼神,一出場就被識出是殺夫兇手,角色塑造十分鮮活。至於飾演邊一笑夫人的陳瓊,或許受限於角色端莊的形象,雖無特別搶眼的表演,倒也詮釋貼切。還有二個戲份不少的僕役,一胖一瘦,像唱雙簧的表演形式,也頗能烘托氣氛,如果可以跳脫固有型式的動作安排,增加些與觀眾即興的互動,應更能符合喜劇特質。特別的是,側立兩旁的八個衙役,也以丑角出現呼應主要人物的動作,增加不少效果。

 

演員要在一個乾澀且有阻礙的舞台上表演,是困難的。中國傳統戲曲的象徵式舞台,在「貶官記」中,發揮到極致,我想這次的颱風,讓這齣戲在乾澀的舞臺上、在不屬於角色的服裝下演出,會給劇組留下深刻回憶吧!

 

昨晚的觀眾,幾乎全是福州「老人家」的天下,各地同鄉會租成而來的觀眾,將整個會場擠滿。他們來此會親、聽鄉音,邊聽戲,邊討論。沒有中場休息的戲,也礙不了事,你會看到隨時有人起身上廁所,回來後又找不到座位的情景。就像知府要拿下邊之笑時,整場燈光突然變成大紅一樣,突兀嗎?是啊!可別忘了,地方戲的包容性大,各種可能都可以存在而不要見怪!

 

我說,來人啊!」(邊之笑下令抓拿庇護兇手的知府)

太爺!」(眾衙役轉身面向邊一笑,齊聲回答)

謝幕!」(邊之笑再下令,演員走向台前一一向觀眾答謝)

 

戲,就融在台詞中,皆大歡喜的結束了。老人家一個個起身,急著走出劇場,往集合地點而去。至於鼓不鼓掌、誰獻了花、少了什麼道具、借了哪些戲服,都不關他們的事,重要的是――戲已落幕,趕車回家去10.29.2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