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行(四) 

留白的禾木村

 

往禾木村途中.jpg 

往禾木村途中

 

 

遊完似仙境般的喀納斯後,車子沿著新疆最北的山系阿爾泰山,緩緩向禾木村前進。

 

圖瓦人.jpg 

圖瓦人

 

這個位於喀納斯河禾木河交會,海拔在1100-2300之間的禾木村,是中國西部最北端的鄉鎮,住著近二千個圖瓦人和少數的哈薩克人,有大半年被白雪覆蓋著。

 

圖瓦村.jpg 

圖瓦人的院落

 

圖瓦人居住的木屋很好辨認,長方形的基座上,架著人字形的屋頂,全用木頭搭建而成,通風、採光又保暖。各家的院落,或以木樁為界,或以鐵絲網為屏,圈養著牛、馬、羊等牲口。圖瓦人,隨著禾木村壯麗秋色的廣為人知,大量的觀光客湧入,因此頗懂得經營之道,他們將土地租給投資客開山莊、設飯館、立店面,自己則住在山漥處,經營觀光馬隊。

 

青年旅社.jpg  

背包客的最愛

牛肉麵店.jpg 

 牛肉麵店一條街

商店.jpg 

圖瓦人經營的毛皮商店

 

禾木村,只有一條小小的主幹道,人畜齊走,經常塵土飛揚。困擾人的是,這裡到處都是牲口的排泄物,連空氣中都彌漫著它們的異味。主幹道兩側,盡是給觀光客歇腳的小木屋、餐館和賣獸皮、水果的攤販,其中又以四處林立的牛肉麵館數量之多,令人咋舌。我曾和幾個廚師、開車師傅閒聊過,不少來自四川,想是除了地利之便外,應與他們較能吃苦的精神有關吧!

 

過橋.jpg  

禾木橋

宛如戴上面具的牛.jpg 

面具牛.jpg 

宛如戴了面具的牛隻

登山馬隊.jpg 

木梯旁的馬道

圖瓦村落.jpg  

從山頂俯視圖瓦村落 

泛著金光的禾木河.jpg 

禾木河畔

 

江邊石.jpg  

黃昏 的禾木河  泛出五彩光芒

 

從小木屋走到主幹道的盡頭禾木河,大約二十分鐘光景,河上搭有寬敞而堅固的木橋,走過木橋可繼續前行,順著長長的登山木梯而上,俯瞰整個圖瓦人佔地廣大的部落,這裡也是觀日出、看日落、賞雲霧的絕佳地點,觀光客聚集的地方;也可避開人潮向右轉,沿著河邊散步、吹風,穿梭在沒有盡頭的白樺樹林裡,與黃葉共舞。

 

晨之樺.jpg

 晨光中的白樺.jpg 

白樺樹下.jpg 

拖著長影歸.jpg 

因陽光、季節而改變色彩的白樺樹

 

白樺樹長得瘦高挺直,白色的樹幹,三角狀的樹葉,團團簇簇的綴滿枝頭。喜歡陽光又耐寒的它們,常和紅松、落葉松、山楊等樹,混生成林。從進入可可托海、喀納斯到禾木村遊覽的這幾天,滿山全是白樺樹。在此秋冬交會之際,它們正以翠綠、鮮綠、黃、鵝黃等不同色彩展現風姿的白樺樹,與綠松、紅花楸等樹,將山林染成五彩世界,漂亮極了!

 

禾木村小木屋畫.jpg 

恩旺速寫/禾木村山莊小木屋 

山莊後院的小溪.jpg 

恩旺速寫/山莊後院

 

速寫牛.jpg 

恩旺速寫/山莊一景

 

山莊大門.jpg 

山莊大門

  

離開主幹道,回到隱身在小徑之末的住宿山莊,又是另一番景象。這裡佔地寬廣,山莊座座相連。山莊的大門永遠是敞開的,由兩片對開的木板圍籬組成,上面掛著山莊的招牌,以免旅客誤闖。我最喜歡渾身被斜陽包裹的時刻,站在山莊的院落遠眺,大門邊堆放的石頭、圍籬的長影、低頭吃草的牛隻,以及一大片原木色的山莊,與遠方連綿不絕的光山禿嶺共譜出的動人畫面,讓人久久不捨挪移。

 

屋後的白樺樹與溪河.jpg 

山莊後面的白樺樹林

  

山莊的後面,有一條寂默無聲的潺潺小溪,溪水較寬處擺有大石頭供人渡越。隔著小溪而生延著山坡而生的,仍是茂密的白樺樹林,與山莊正前方的光禿山脈,形成完全不同的風貌。 

 

酒瓶與霜.jpg

霜凍的早晨

我的早餐.jpg 

我的早餐 /  即溶咖啡+硬饅頭

 

桌椅.jpg 

晨光中的山莊小院

霜畫禾木村小木屋.jpg 

恩旺速寫  /   零下二度  結了霜的水彩  畫不開

 

清晨八點時分,陽光初露,山莊內一片寂靜,院落的小桌上、草地上滿是薄霜;遠方的山谷中,雲霧繚繞。光禿的山頂、白樺樹梢,全被暈染成金黃色,我坐在空無一人的小木屋前,想把這幅美景留下,誰知,零下二度的氣溫,調色盤、畫筆與畫紙上的水彩,全凍成了薄霜!

 

與貪戀禾木河的水色沒趕上日落一樣,禾木村的日出,也徒留一片空白!18.10.2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