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行(二)

   

讓人屏息的「轉場」

 

 

轉場4.jpg 

北疆  往可可托海途中  轉場的場面 

 

在一片驚呼中,司機巴塔貼心的將車子停了下來,我們迅速的抓起相機,奪門而出,迎著遠方的漫漫黃塵,快速移去。

 

轉場塵土飛揚.jpg  

 

九月底,正逢哈薩克游牧民族轉場尋找新牧草的季節,坡旁早有幾位專業攝影記者,架好各式長鏡頭,尋好光影、角度,候守多時。這裡是距離富蘊縣城前往可可托海,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途中,廣袤的大草原上,只見到遠處被牲口揚起的滿天黃塵,宛如宙斯化身的黃金雨般,金翠華彩。坡上二、三十人,個個手持相機屏息以待。

 轉場大遠景.jpg

 

牲口們一字排開,緩緩前進在綿延的戈壁,黑鑽般的礦山之間,聲勢壯觀。

 

 轉場牛.jpg

 

牛群來了,隻隻強碩,在逆光下更顯肥實。這些牛,不怕人也不怕鏡頭,舉止優雅,井然有序的行著路,頗有貴族威風。偶爾有幾隻調皮的牛,不聽使喚,離了隊伍,這時牧馬人會立刻策馬追趕,口中並發出「喐――喐――」的指令聲,讓牠們歸隊。

 

轉場光影.jpg 

 

「你別站在那裡,太靠近牛群,牠們的眼睛就不往鏡頭瞧了!」

一個攝影記者對著直闖牛陣的男生悄聲說著。

真感謝那位記者,如果不是他的提醒讓男生挪了位,我的鏡頭是怎麼也避不開他的身影。

 

轉場羊.jpg 

 

牛群悠晃晃的走了,羊群隨即登場。如果用貴族形容牛兒,那麼羊兒就像僕人了。平時就喜歡圈團在一起吃草、休息的牠們,連走路時也靠得緊。圓敦敦的身體,短短的腿,只知道拼命往前走,才能趕上牛群的腳程,牠們的身體就這麼一擺一搖的晃動著,煞是有趣。

 

轉場6.jpg 

 

隊伍最末,自是駱駝了。駱駝可是身居要職,負責承載牧馬人的妻小、家當。新疆的駱駝比較秀氣,不如埃及的高壯,可是從口中呼出的吐沫可一點不省事,會讓你薰上半天。我分了心,不曾仔細看這些”挑夫”的模樣,只顧搶看騎在牠們雙峰上蒙著面的牧馬人妻子,駱駝竟在無息中,悄然出鏡。

 

 

 轉場8.jpg

 

這家人的牲口數不少,看來是個”中腕”級的人物,但是少見的是,他們並沒有養馬。我曾問過當地人,大腕級的牧民,養有馬匹、牛隻各二十隻、駱駝5峰、羊兒300頭。拍完整個轉場隊伍後,我又快步走回牛隻近處想拍些特寫,就在一個山漥的轉彎處,看到牛隻身上披滿了霞光,形成道道迷人光影,啊!庫爾貝(Gustave Courbet)米勒(Jean Francois Millet)、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一幅幅熟悉的畫面,就這麼掠到腦海中,與整個轉場場景,交融、相疊。

 

轉場3.jpg 

 

久久久久,我望著漸去漸遠的轉場隊伍,捨不得眨眼。是光、是影、是塵、是土,將一個夢幻般的繪畫世界,交賜給我;而我,正在畫中。9.30.2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hsin300 的頭像
chuhsin300

恩旺的家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