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談何容易?

 

我生長在惡補的年代,國小的課程,不是國語就是算數。自然、社會、音樂、美術,只是督察來校檢查時的點綴,督察一走,一切恢復正常:先從講台底下拿回偷藏的參考書;國語、算數;算數、國語。 

天天考,天天背,錯一題,打十下。從小三到小六,我不知挨過多少板子。 

為了提升成績,老師竟然發明了連坐法 

班長、排長,全由老師指定,負責整班的秩序和成績。只要有人講話、沒帶作業,排長連帶一起受罰;如果班上表現不好,抓不出具體的同學時,班長、排長集體代為受過。老師要我們九個人一字排開,趴在講台上抽屁股。 

老師的處罰道具,是根疼不死人的細長藤條,被打個幾下,就會讓人痛上好久。打手心是最常見的,一旦碰到老師發飆時,藤條上上下下揮得呼呼作響,嚇得兩腿都軟了。幾根藤條,全被老師打到分了叉。 

當年的女生校服,夏天是黑色的燈籠褲,冬天是燈籠褲外加連身裙。別以為屁股的肉厚又有衣物擋著可躲點痛,老師早就算計好了,每打屁股時,命令我們將裙子掀起、趴下,藤條扎扎實實的抽了下來。 

最恐怖的處罰,是打手背,被打的同學無不痛得淚眼汪汪,但是誰都不敢哭,越哭,老師下手越重。 

默默忍受,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不敢反抗,不敢抱怨! 

chuhsin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